全国服务热线:137-9838-6187
调查取证
东莞市私家侦探【我为她离婚,她却反过来告我
添加时间:2022-06-09
 东莞市私家侦探【我为她离婚,她却反过来告我骚扰】我是做工程的,平时习惯带客户去公司附近的一家茶馆谈事。那天,接待我的是一张新面孔,看到她的第一眼,我脑子里蹦出一个词:袅袅婷婷。这个女孩就是曲薇。看着她,我莫名有点亢奋,边谈业务边有意无意的展示自己的人脉和实力。同去的是两位老朋友,估计看出了我那点花花肠子,默契的给我捧着场。三个大男人吹得热火朝天,曲薇却始终眼观鼻、鼻观心地专注泡茶,我们的谈话似乎并没有吸引她的注意。第二天,我一个人又鬼使神差地去了茶馆。说说我这个人吧。学生时期也算半个文青,参加过诗社,写过几首被学弟学妹追捧的诗。只可惜,文学梦太容易破碎。大学毕业后,我处处碰壁,吃了不少苦头,最后只能放弃梦想,跟着亲戚一起做工程。

这些年,每天跟三教九流打交道,酒肉穿肠,肚皮日益隆起的同时,也让我的心裹上了一层厚厚的油腻。曲薇的出现,对我来说有点“老夫聊发少年狂”的意味。她让我想起了年轻时候的自己,于是,内心开始蠢蠢欲动。打听到她在茶馆兼职的日期,我只要没有要紧的事,都会过去坐坐。几次之后,我主动加了曲薇的微信,并第一时间将她的朋友圈翻了个遍。她的朋友圈里没有逛街泡吧、娱乐八卦,大部分是各种绘画作品,或者是她读书、看展的心得。曲薇不在,老板说,她是美院的学生,每周只来做两次兼职。原来是学艺术的女孩,难怪!难怪这么漂亮,这么清高,难怪我有点动心了。有段时间,我发现曲薇心事重重的样子,一问才知道,她正为毕业找工作发愁。她想去一所三级学院当老师,可竞争非常激烈,她一个小镇姑娘,在西安无依无靠,没有任何门路。
说这话时,她惶然无措地看向我。那天晚上,曲薇非要请我吃饭。我自然不会真让她买单,中途借口上洗手间去结账,却发现她早已买过了。小小年纪,心思细腻,让我刮目相看。这顿饭把我们的关系拉近了许多,送她回学校时,我提议去操场走走,她答应了。夜风中,我抓住她的手,她也没有拒绝。不知为何,仅仅是拉手,让我这个年过四十,也算见过世面的男人,居然心跳加速了。那感觉,只有三个字:爷青回。接下来,我发动所有关系,请吃请喝,花钱送礼,终于帮曲薇搞定了工作。接到录用通知时,我俩正在一起吃饭,曲薇激动地跳起来,还在我脸上亲了一下。我心旌荡漾,刚想反客为主,她却灵巧地躲开了……跟她相处的时间越长,便越觉着这个女孩难得。入职后的第一个月,她给我买了一个名牌卡包,送我时,还有些不好意思,说刚上班钱不多,只买得起卡包。在生意场上打滚这么多年,也见识过一些女人,漂亮女人习惯恃宠而娇,索取的多,付出的少。像她这样懂事又贴心的女孩太少了,更难得的是,她还有看透人心的本事。有一次我问她:“我在你眼里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说:“外圆内方,知世故而不世故。”
那一刻,我的虚荣心膨胀至极,仿佛遇到了知音。曲薇很聪明。她从不问我的个人情况,也很少主动联系我。反倒是我沉不住气,追着问她到底怎么想的?她只笑笑说,像我这样风度翩翩、事业有成,又细心体贴的男人,不用问也能猜到,肯定有家室了。她不问,是不想给我造成任何负担和压力。“我爱你,与你无关。”我的心又被狠狠触动了。我何德何能,能拥有这么好的女孩,这么无欲无求的爱?说起来,我的婚姻是一笔烂账。我和妻子是相亲认识的。她对我一见钟情,主动展开追求,每天嘘寒问暖,还跑到我家,帮我洗衣做饭。后来,我妈从老家过来做心脏手术,她全程陪护,比亲女儿还尽心。爸妈对她都很满意。我爸说:“你别心比天高,过日子就得找个死心塌地的,差不多就行了。”我当时快三十岁了,没房没车,事业也不见起色,就想,跟谁过不是过呢?有个知冷知热的人在身边,总比一个人苦熬得好。就这样,我抱着将就的心态结了婚。婚后,我和妻子过了一段苦日子。连续好几年,我在远山的景区做基建项目,家里幸亏有妻子撑着。女儿出生时我都不在,半岁之后才见着她第一面。
后来,钱越赚越多,妻子过上了所谓的阔太生活。特别是女儿上了寄宿学校后,她每天无所事事,要么打麻将,要么逛街、美容。我曾建议她学学工程预决算,也能帮帮我,结果没多久她就放弃了,说自己脑子笨,学不来。慢慢地,我们之间能聊的话题越来越少。有时,我心里实在有事,想跟她聊聊,可说不到三句,自己就先烦了,因为她永远抓不住重点。这些年,我的事业重心早已移到西安,当初的想法是,可以有更多时间陪家人。但实际情况是,我根本不愿在家里待。妻子唠叨过,找茬吵架过,甚至跟踪调查过,我只有一个策略,她闹我就消失,闹得越凶,我消失得越久。最后,不知是受了高人指点,还是自己想通了,妻子放出话来:“我不管你人回不回来,钱回来就行。”她果然不再管我,但要求安插自己嫂子到我公司做会计,还要求将所有房子都变更到她名下。她的要求我都同意了。
我其实无所谓,反正都是婚内财产,我也没打算在钱财上亏待她。从此,钱成了我们之间唯一的话题。她张口闭口都是,你这个月挣了多少?孩子的学费、培优费花了多少,人情往来花了多少?我听着就烦。夫妻本该是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人,我们却成了赤裸裸的金钱关系。而曲薇跟我在一起时从不提钱。好多次,我提出陪她逛商场,意思很明显,她想要什么,我都可以买单。但她从不肯。我们要么去看展,看话剧,或者听音乐会。如果没记错的话,她主动跟我要过的东西只有一次,就是路边摊的棉花糖。我看她吃得那么开心满足,当时就觉得,在这个唯钱是图的社会,像她这种不拜金不物质的女孩,真是一股清流。然而,美好的事物总容易被人觊觎。有段时间,曲薇的举动很反常,好几次给她打电话,她都在通话中,在一起时,她会背着我偷偷回微信。
面对我的询问,她倒没有隐瞒。尽管那个男生远在北京,尽管曲薇一再表示,联系只是迫于家里的压力,我还是产生了严重的危机感。跟那个男生相比,我除了有点钱,有些阅历,没有任何优势。我很没风度地发了一通脾气,逼着曲薇拉黑对方。曲薇顺从地照做了。只是在做完后,她淡淡地说道:“你又不能娶我,以后我总是要跟别人结婚的。”一想到,她有天会嫁给别的男人,我就嫉妒得发狂。话虽如此,我从没想过离婚,因为实在太麻烦了。光是想想把财产一分为二,就 觉得肉疼。但一想到曲薇随时都有可能离开,离婚的念头还是越来越强烈。最终让我下定决心的,是一件极小的事情。那天,我凌晨才回家,家里一团糟,沙发上堆满了衣服,给妻子打电话,她居然还在麻将桌上……心里的怒火燃烧到了顶点。我勒令她马上回家,那一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离婚!得知我的决定,妻子整个人都是懵的,又哭又闹又跳,逼问我原因。
我便开始历数对她的各种不满。最后总结,这不是我想要的婚姻!之所以这么说,一方面是心里确实积压了太多的不满;另一方面我想保护曲薇,不希望她受任何伤害。毕竟,她才是我想共度余生的人。闹离婚期间,我跟曲薇暂停了联系。妻子果然怀疑我在外面有人了,她找人查我,但我没让她查到任何证据。她又搬来双方父母轮番相劝,我都不为所动,只一口咬定没有感情,过不下去了。让我没想到的是,无计可施的她,居然把女儿当救兵。当女儿问我,是不是要跟她妈妈离婚时,向来能言善辩的我,竟一时语塞。我飞快转动大脑,想着怎么措辞,女儿不依不饶继续追问:“你早就不爱我妈了吧?”离吧,我支持,早离早好,不过,该我妈得的钱,你一分也别少给她!”我呆愣在原地。一旁的妻子崩溃了,冲到女儿面前吼道:“你个白眼狼,我是让你来说和的,不是让你来搞破坏的!”
女儿却反问:“跟一个根本不爱你的男人过一辈子,有意思吗?”这话,把她妈妈问得哑口无言。转头,女儿又对我说:“我是我妈带大的,所以我得跟着她……其他的,你们商量好后通知我就行了。”女儿的话让我震惊,我从未想过,一个13岁的孩子会说出如此冷静到近乎冷酷的话。
而正是女儿的话,坚定了我离婚的念头。
这些年,我拼命赚钱,努力让她们娘俩过上养尊处优的生活。却没想到,在她们眼里,自己不过是个赚钱的工具罢了。
东莞市私家侦探这样的家,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呢?就这样,在女儿的干预下,我和妻子很快办了离婚手续,所有财产平分,女儿的抚养权归前妻。一切尘埃落定,我没有终于解脱的轻松,反而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对,就是那种感觉。再无爱的婚姻走到尽头,内心也是灰败的。好在,我还有曲薇,我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可是,当我将这个消息告诉曲薇时,她没有我想象中的欣喜,只说了一句“恭喜”。我不甘心,说:“我是为你离的婚。”曲薇笑笑回道:“你错了,你是为自己离的婚!”这话理论上没错,但我却觉得有一种被疏离的感觉。离婚后,我让曲薇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她拒绝了。理由很充分,说我才离婚不久,这样公然出双入对,对我的名誉不好。而且,她明确表示,想趁年轻冲一下事业,“我觉得,真正稳定的婚姻关系,应该势均力敌,两人并肩往前走,而不是谁成为谁的附庸。”她还说,如果真的爱她,就应该理解并支持她。经历过一次婚姻后,我也认同,两人步调一致才能长久。
所以,当曲薇提出辞职开画廊时,我二话没说就答应了投资。曲薇很独立,也很能干,画廊从筹备到开业,都是她一肩挑,根本没让我操心。而我,作为门外汉,也出不上力,只能在资金上全力支持。自从画廊开业后,曲薇就像变了一个人。每天没完没了的应酬,还理直气壮,说这是她的工作,必须跟画家搞好关系,才能拿得到好作品,必须有客户资源,才能卖得出画。不仅如此,她的脾气越来越大,我稍有微词,她就怼我:“你知道我每天的压力有多大吗?你怎么帮我?你懂画吗?”这时,我只能选择闭嘴,否则就会引发一场唇枪舌战。画廊撑了不到一年,还是倒闭了,我血本无归。不过,我并没有太在意,反倒有点开心。这次她吃了亏,说不定能就此收心,安安心心嫁给我。
我趁机向她求婚,可她几乎没有犹豫就拒绝了,说自己还年轻,还想再闯一闯。她是还年轻,可我已经不年轻了。我想和她结婚。女儿已经跟我不亲了,我想再生一个,手把手地带大,做个好爸爸。然而,事态却越来越不受我控制。画廊虽然倒闭了,曲薇却因此进了所谓的艺术圈子,各种应酬,每天忙得不亦乐乎。并且经常以忙为由,不接电话,不回微信,平时除非我找她,她绝不主动联系我。我哪里受得了这种待遇,心里又气又恼。几次在她家门口等到凌晨,结果,每次都是不同的男人送她回家。终于,我彻底爆发了,和她大吵一架。动之余,我喊出了“分手”,她立刻接话“好”!我说的当然是气话。冷静了几天,再回头找她时,她却告诉我,她已经去了北京,进了一家朋友的艺术品拍卖行,终于可以做自己心仪的工作了。我苦口婆心地劝她回来,她却以不堪骚扰为由,直接把我拉黑了……从前,我是她的垫脚石,现在,我是她的绊脚石,被毫不留情地一脚踢开。我不甘心,几次去北京,但是连曲薇的面都没见到。
如今,跻身理想阶层的她只是托人给我带话:再找我,就告你骚扰。果然是流水无意,翻脸比翻书还快。可是,我能拿她怎样?想想自己,人到中年,为了一场所谓的爱情,赔进去几套房子的钱,而且家没了,女儿视我如陌生人。
东莞市私家侦探,我吃得灰头土脸,还不敢对身边人透露半个字,实在太丢人了。而人呢,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