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热线:137-9838-6187
东莞调查
东莞侦探取证调查|为了生弟弟,爸妈把我送人了
添加时间:2022-04-22
 
东莞侦探取证调查为了生弟弟,爸妈把我送人了我的爱婆没了。 那个喜欢在耳朵边别黑色小发卡的小老太太,我再也听不到她的声音。听不到她叫我“囡囡”,听不到她在电话里,拼命喊我回家吃院子里的桃子。 她七十以后,耳朵就不好了。  “我说,你什么时候回家吃桃子?” “爱婆,我在加班,这周没时间。”我出生在计划生育正严的时候,上个世纪九十年代。 我妈说,让我爱婆带我到出嫁,到时候彩礼就我爱婆得,平常他们也会给我买一些吃的用的,但不会特地给抚养费。 爱婆后来跟我说,她愿意带我,是因为我是她亲自接生出来的。 我爸妈都是六十年代的人,他们迫切想要一个儿子,而我作为老二,是个女儿,我的命运和那时候很多老二的命运一样,我被送到别人家带。 然而,我比较幸运的是,我被送往的,是一个亲戚家,她就是我爱婆。 

“这周吗?这周好啊,爱婆养的鸭子可以吃了!你最喜欢吃鸭脖子,桃子我摘下来,给你留着!” “爱婆,我这周加班,回不了……” “你要睡觉了?睡吧睡吧,爱婆不吵你了。听到我爸妈商量着要把我送别人家,她看着那一小团的我,心疼,所以就把我抱回了她家。那时候没有奶粉,爱婆每天给我煮米汤,拿着一个瓶子,到处找还在哺乳的妇人挤奶水。 我最难带的时候,是一岁多。 整夜整夜不睡觉,就在那嚎啕大哭,哭得撕心裂肺。 隔壁住着个暴脾气的伯父,我哭,他就骂,我哭一夜,他骂一夜。 “谁家娃娃小时候不哭的,你小时候不哭?” 我哭一夜,爱婆就这么抱着我,走啊走,从天黑走到天明。 小时候并不清楚,那时候的爱婆有多累,直到我现在自己做了妈妈,我才深深地体会到,那时候的爱婆,为我付出了什么……我问爱婆,那会儿她是怎么忍住不打我的。 
她说:“也有过一次,忍不住抽了你的小屁股一下,你哭得更响了,好委屈,我心里后悔啊,难受,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打过你……”在我记忆中,我的爱婆没有打过我,就算我把小鸭子一屁股坐死,她也只是冲我扬起手,然后又慢慢放下。一岁多,我开始学说话,咿咿呀呀想叫人。 爱婆教我喊“外婆”。 我喜欢爱婆这个叫法,所以后来当我懂事以后,我也不想改,我爱我的外婆,我就乐意这样喊她。 爱婆可会种菜了。 一个菜园子里头,一年四季都有菜。 清早,爱婆就背着我去菜园子里,她摘菜、拔草,我就坐那儿看着她,爱婆总会给我拔各种颜色的小花,还戴我头上。那些小花,装扮了我的幼年时光,回忆起来,总是色彩斑斓,是个美好的故事。 春天,我陪着爱婆种瓜点豆,她教我往坑里放种子,我却偷偷把她放的种子拿出来藏兜里。 夏天,我陪着爱婆在田里头摘花生,爱婆给我立一把大大的雨伞,让我在里头躲着。现在想想,那时候伞下的荫凉,是我人生中最美妙的夏天。 秋天,菜园子里全是满当当的蔬果,红的黄的紫的,我在园子里跑来跑去,那时候觉得菜园子就像一个世界那么大。 冬天是我最喜欢的季节,爱婆时不时带我去菜园子里拔萝卜,她说我瘦瘦的,还没她种的萝卜重…… 
其实爱婆的身子也小小的,瘦瘦的。 那时候我们家里头是烧柴火做饭的,爱婆需要定期去山上砍柴。但爱婆背不起,所以外公估摸着时间,等爱婆砍得差不多了,会背着我去接爱婆。 小时候不懂事,回家的路上,一定要爱婆背我。我们家的院子里,有两棵桃树。 小时候觉得,那是全世界最大的桃树,它们长得高高的,比二楼还要高。 天开花,我站在树底下,非逼着爱婆摇晃树枝,我喜欢看着花瓣从空中飘下来,飘在我身上。 我哈哈大笑,爱婆也跟着我笑弯了腰。 等到花落完了,果子开始陆陆续续冒出来。东莞侦探取证调查 我会挑一个果子,每天看着它长大,等到可以吃了,我一定要爱婆帮我把那个摘下来。 我还记得,有一年,果子摘下来后,爱婆告诉我被鸟吃了一半,烂了,不能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