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热线:130-9737-8133
东莞调查
东莞正规调查公司:订单普遍回升,但仍有企业
添加时间:2022-06-15
 

东莞正规调查公司订单的回升带动东莞的劳动力需求增长了 20% 到 30%。早报特约记者王继鲁图编者按

半年多来,国务院连续召开33次常务会议,讨论了74个问题。其中,与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直接相关的31场会议、51个议题,使今年前4个月我国经济运行出现积极变化。

我们来看一组数据:一季度国民经济增长6.1%,去年下半年以来的经济持续低迷初步得到遏制;前4个月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增长36.@0.5%;前4个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5%;前4个月,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5%;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增长17.5%。

数据让很多人看好,但不足以证明经济正在回暖。

去年,作为“来料加工世界工厂”的广东东莞,外贸依存度高,也最先受到冲击,成为一波企业倒闭潮的开端。有理由相信,东莞对当前的宏观经济形势非常敏感。如果说“春江水暖”,东莞应该是“先知”。

今年2月以来,东莞复苏的声音不绝于耳。 3月份,东莞外商投资企业签订的生产合同比2月份分别增长98.1%和3<@0.8%,总金额合同出口增长72.1%和21%。

但是数据背后的东莞呢?能否证明当地经济乃至中国经济已经复苏?早报记者到东莞摸摸实体经济,为的是还原真相。

东方早报5月26日电,“4月底以来,我的订单比上月增长了20%。”在“世界工厂”的广东省东莞市,一位企业主告诉早报记者。

一位当地记者也表示:“最近我们有调查100多家工厂,其中一半以上表示订单增加。”

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其中大部分企业主表示,与去年底到今年一季度相比,4月以来的订单确实有不同程度的增长,一般在10%到10%之间。 30%。目前的订单情况大致相同。金融危机前的 50% 到 70%。

但是,对反弹的解释有所不同。有的企业主认为“可以看作是结构性的复苏”,也有的认为是季节性现象。

东莞台商投资企业协会常务副会长谢庆元认为,订单并没有明显上升。 “之前的订单是两三个月后下的,现在很多都是加急订单,说明大家对未来的期待还不清楚。”

5月13日东莞正规调查公司,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在会见诺贝尔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时表示,3月起,广东经济出现积极复苏迹象。同样,近期中国各地出现了经济复苏的预期,经济复苏成为热门话题。而美国官员和经济学家最近也指出,全球经济出现复苏迹象,顽固的经济分支正在萌芽。

曾几何时,“东莞堵车东莞私家侦探事务所,全球断货”。作为“世界工厂”,东莞订单复苏是否只是萌芽?经济真的复苏了吗,这里的工厂是“春暖花开的先知”吗?

订单回升好于预期

温文慧相信自己已经感受到了这样的“春江水暖”。

5月14日,文文辉在东莞石碣镇开设电子厂。产品主要出口欧美。她告诉晨报记者,“4月底以来,我的订单比上个月增加了20%。”四天后,她再次向记者报告了这个好消息:“这几天订单增加了很多。”

但是,在文文辉看来,“东莞不是可以用数据解释清楚的,而是去感受的。”

东莞的夜晚,每家工厂都灯火通明,热闹非凡。文文辉的工厂也开始晚上加班。而她的感受是:“可以看作是结构性的复苏,东莞的一些工厂已经感受到了春天的气息。”

文文辉还做了一个感性的比喻:“在东莞不可能像几个月前一样,就像在千里之外。比如下大雨的时候,一个黑衣人站在窗外,会很吓人,但是当窗户打开,黑衣人进来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吓人了。”

温文辉之所以这么乐观,是因为现在和过去一年的反差如此鲜明。

2004年,来自湖南的文文辉去东莞办厂,高峰期更是在广州开设了分公司。然而,金融危机让她付出了很多。 “从去年3月开始,我就觉得不对劲,货寄出去了,钱却很难追回来。6月份,现金流断了,只能20块钱要回来。” % 或 30% 的折扣。”后来,文说文辉决定关闭广州工厂,大规模裁员。这一举动遭到了工人的强烈反对。文文辉说:“工人们轮流看我,我两天一夜没睡,没水喝,没吃的,去不了洗手间,不让我打电话,也不让我上网。”

企业关闭和裁员并没有阻止情况变得更糟。 “从去年8月开始,供应商来讨债,当时真的很惨,还拿了同学的2000块钱买衣服。”文文辉说:“10月份还没有订单。11月份以后有订单,但是很少。”

熬过大年夜的温文辉发现春节后意外红火,“2月份突然下了很多急单,决定试一试,但没有估计会掉进更大的深渊。3月15日之后,突然没有订单了,手上也没有收到现金,只有很多客户的未到期支票,我变成了十万个乞丐!”

3月21日,文文惠接到她家的电话,要求她立即返回长沙。 “全世界都不会相信我只有37块钱。”文文慧说,她拿出平时放硬币的存钱罐,里面有105元,“好难过,拿着这142元上火车跑去车站买了票,只剩7块钱了。一夜之间,我一直昂着头,努力保持我的骄傲和不屈。”

第二天一早,文文慧的舅舅派车来接她,是一辆省政府牌照的全新奥迪A6,“我坐在奥迪车上昂首阔步,谁知道区别在哪里?”我的心,司机不会知道他来接的贵宾。,才7块钱。”

再次回到东莞的文文辉,坚持了一个月后,终于迎来了订单的反弹。她的故事也不例外。

东莞正规防水补漏公司_东莞正规调查公司_深圳正规调查找人公司

香港工业总会珠三角行业协会东莞代表处工作人员告诉晨报,他们在5月中旬进行了一项调查,调查10家公司,9家表示他们最近生意略有好转。

3月中旬以来,南方都市报东莞记者站记者调查报道了东莞大部分城镇和街道的100多人,包括虎门、长安、大朗、石碣。涉及玩具、鞋类、电子、塑料等行业的企业,结果显示,半数以上的企业订单均有不同程度回升。

产品主要出口欧美的东莞市华健鞋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丹告诉晨报,“订单情况比我们预期的要好。去年,我们最乐观的预期是能到,去年同期悲观只有50%,但5月份已经超过90%。”

5月招聘增长20%至30%

随着订单的增加,是就业需求的增加。

东莞市龙翔机械厂副总经理朱金阳介绍,春节过后,部分工人没有返厂。 2月份订单不多东莞复苏调查:订单普遍回升,但仍有企业倒闭,生产需求基本满足。 3月中旬以后,订单突然暴增,只比去年同期少了10%,工厂只得赶紧招七八十个工人。工厂主要生产高档梳子,主要销往欧美市场。

东莞最大的人才市场智通人才市场公关部高级经理蔡晓梅告诉早报,受经济危机影响,今年人才市场异常异常。我们叫金三银四,但今年三四月份非常低迷,五月份之后才回升。”

蔡晓梅介绍,智通人才市场周刊三、六、每天都会举办三场招聘会,“过去我们每次招聘会为企业提供1200个展位,经常爆满。有的公司可能要排半个月甚至一个月才能有位子,但今年我们的展位减少到了940个,但他们并不满意。一般只有700个左右的公司来招聘。而且,有使用到50或60多个工人。今年通常只有12或20个。这样劳动力需求减少了一半。过去每个招聘会包括15,000-20,000个职位,现在只有 8,000-10,000 个职位。”

随着订单的增加,智通人才市场招聘会也很火爆。 “5月9日,周六的招聘会今年首次爆满,近970家企业到场。” 5月16日,早报记者前去采访时,蔡小梅说:“今天快吃饱了。”据蔡小梅介绍,5月1日之后,用工需求增加了20%到30%,最急需的是技术工人。

毗邻智通人才市场的心连心人才市场丁经理告诉记者,今年春节过后,就业需求很少,但找工作的人很多。许多工人来了,等了一个月才找到他们。不工作就走开。但是现在对劳动力的需求增加了,求职者减少了。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少求职者表示工作非常难找,另一方面,企业也表示,合适的工人不容易招到。丁经理说:“这主要是就业需求和求职目标不匹配,工厂想招技术工人,但很多求职者想找办公室工作。”

东莞厚街镇劳务市场的于佳 经理认为还有一个不对称:“以前有的经理一个月有六七千,现在公司只能提供三四千个工作岗位。A求职者对我说:‘我想减薪接受。但公司担心我不能工作很长时间’。”

东莞市政府持谨慎乐观态度

与订单增加类似,东莞其他一些指标也释放出“疑似”经济复苏信息。

东莞万凯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国际部黄志军告诉记者,“只有制造业有业务,物流才有业务。”黄志军说,他们主要做欧美航线的进出口物流。 ,去年底,业务较正常期间减少了约一半,但自4月以来已反弹约10%。

据海关统计,今年1-4月,东莞外贸进出口同比下降30%以上,但进出口单月降幅逐月收窄,表明外贸总体形势逐步好转。从三月开始热身。

东莞市副市长邓志光此前公布,一季度东莞市售电量10<@0.2亿千瓦时,同比下降4.6%。对此,曾以《我叫梁山伯》的名义撰写《风暴眼中的世界工厂》一书的广东普惠资信评估有限公司总经理卢庆鹏,一时风靡一时。有东莞媒体和互联网人士表示,“2008年上半年之前,很多企业都有自己的发电机组,现在基本停了。”卢庆鹏认为,考虑到这一点,预计一季度总用电量将下降6%。不过,卢庆鹏也认为,虽然一季度整体用电量有所下降,但3月份的月环比同比增长19.3%,环比增长16.1%。月,说明3月份用电量开始回升。

东莞未来地标海德广场在停业一年后低调复工,这也被一些人视为东莞经济开始回暖的信号。

海德广场是由“东莞首富”王金城家族投资兴建的超豪华五星级酒店。但与80亿元的央视新大楼相比,海德广场仅造价4亿元,被当地人称为“小裤衩”或“山寨版央视大楼”。

王金成的家人来自东莞厚街涌口村。王金城以蔬菜批发起家,旗下拥有驰盛、兴业等多家集团公司。东莞正规调查公司业务范围涵盖建材、化工、船舶、医院、家具、木材、酒店、房地产等行业。知情人士估计,王的身家估计至少有300亿元。王金成于2007年去世,享年50岁。

海德广场位于东莞市中心的鸿福路。酒店设计高度为157.7米。它由地下两层和地上两层37层的建筑组成。建成后,面积将超过20万平方米。 ,是东莞有史以来最大的单体建筑。作为东莞CBD核心区“第一国际”的点睛之笔,项目建成后将集五星级酒店、国际采购博览城、出口商品交易中心、城市商业中心、服务式公寓。东莞地标。

海德广场的建设于去年5月因手续不全而停工,此后一直停工。原计划于今年5月竣工,目前竣工期限已延长至2010年10月28日。根据此前报道,投资者认为经济出现回暖迹象,预计经济可能已经见底,所以他们正在努力筹集资金并低调复工。

不过,东莞市政府对上述迹象持谨慎乐观态度。东莞市委常委、副市委常委姜玲表示,“市场出现积极迹象,形势比较严峻,现在谈复苏还为时过早。”

加急订单多,但信心仍不高

虽然他所在印刷厂的订单在增加,而且他今年首次在人才市场招聘新员工,但肖公军并不认为经济正在回暖。 . “这是正常现象,四五月份应该会好转。”肖公军说,从他所在的印刷包装行业来看,“1、2月份是传统的淡季,3、4、5月份还不错,6、7月份之后是传统的旺季。 。”

湖南人肖公军是东莞市亿利印刷有限公司的老板,“每个行业都需要包装,每个人要包装就来找我们,所以我们的情况应该和整体市场情况基本一致。是的。”

肖公军是东莞民间智库的创始人。去年11月与陆庆鹏一起成名,以《我叫祝英台》的名义撰写《东莞:不可持续的现在,未知的方向》一文《未来》也被东莞媒体和网络热炒今年4月,应广东省委书记汪洋之邀,参加网络政治讨论。

深圳正规调查找人公司_东莞正规防水补漏公司_东莞正规调查公司

肖公军说,今年1、2月份是金融危机以来特别严重的时期,“我的订单比平时减少了80%。当然,1、2月份本来是淡季,但往年没那么严重。”

肖公军的情况在今年3月后有所好转。 “与去年同期相比,可以达到70%,相当于高峰期的一半。”不过,在他看来,订单的增长并不乐观。 “现在订单都加急,以前一般都是提前一个月下单,现在两三天就需要下单,有的甚至当天下单,占比20%到30% 。”对此,他分析道:“这说明市场非常谨慎,产品卖完才会下单,这么急的订单,说明信心不足。”

肖公军告诉晨报记者,做这些急单是赚不到钱的,“但不做,损失更大。”今年前四个月,只有三月持平。当然,4月份的亏损比1、2月份要少。 “我在亏损一年的情况下做得很好。准备。”

东莞樟木头镇香港商会会长陈曦与肖公军持相同看法,“目前订单确实在逐渐回升,但并不理想。没有长期——有期限的和固定的订单,还有很多紧急的订单。”

在虎门镇经营工厂的东莞台商投资企业协会常务副会长谢庆元认为,订单并没有明显上升。 “之前的订单是两三个月后下的。是的,但是现在很多都是加急单,加急单也没有计划,这说明大家对未来的期待还不清楚。”

谢清远在与台商会多位会员沟通后作出此判断。他说,“到今天为止,我还没有看到情况比以前好,经济的基本面还是不好。当然现在也可以认为是底部,但是这个底部还有多久?会持续多久,我们还不知道。”

东莞仍有企业破产

位于“底层”的“世界工厂”显得很郁闷。

2009年一季度东莞GDP为7.72.4亿元,同比下降2.5%。这是东莞历史上首次出现负增长。 2008年第一季度,GDP增长16.2%。 GDP负增长的主要原因是进出口下降。一季度东莞进出口总额下降31.5%。

5月20日,东莞市政府网站公布了《东莞市200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文件中公布的经济指标显示,东莞今年进出口总额计划增速为零。

经济不景气,这里的“生活”对各行各业都有直接的感受。

来自河南的刘师傅在东莞开了4年的士。最近,他想卖车,但没人接手。刘师傅说:“以前我一天能跑四五百块,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几天就跑到四百块,更多的时候也就两三百块。一天的费用更是两百多。”

同样,公交车流量也在下降。陆庆鹏告诉晨报,客流量下降了20%。

陆庆鹏在去年底的名作《风暴眼中的世界工厂》中写到了东莞南城的潮州砂锅店,常去的潮州砂锅店,“老板我很了解嗯,我最近问他,生意怎么样?他的回答是,去年这个时候,他一天能赚4000多元,现在只能做1000多元的生意。原因是什么?'很多工厂都搬走了,人也少了。”陆庆鹏说,现在这家店的生意更差了,“我以前去的那家店已经关门了。”

早报记者在东莞用餐的多家餐馆生意也不好,记者随口问了几句后,老板说:“要不要做?我转给你呢?”

在厚街镇新塘工业区,来自河南的陈阿姨正在为她承包一套。房子很担心,“我每个月都在赔钱”。

陈阿姨在东莞工作了11年。四年前,她看到别人以“包机公司”的身份赚钱,就跟了上去。她花了3万元从别人那里买了一份租约。每月付给房东1700元。陈阿姨说,这房子一共有20个房间。过去每个房间可以租到150-170元/月,都可以出租。顶多住了50多人,现在只出租了8个房间。每个月100元,虽然房东把房租降到了1400元,但还是亏本。 “以前家里放老虎机,房租一年能赚三万多元,现在每个月都亏钱,继续生活成了问题,怎么办?”

在寮步镇上屯村,村党委书记钟焕新感叹厂房不能出租。 2008年,上屯村只招收了1个针织厂和1个仓库,但关闭了六七家小企业。一年有超过1300万的租金收入,现在减少了两三百万。”据当地媒体报道,东莞半数以上村庄因厂房租金下调而入不敷出。

晨报记者走遍东莞的各个工业区,发现到处都是租厂的广告。在厚街镇厚街工业区,一位村民听到记者询问工厂,说:“以前每平方米的租金是10-12元,现在只有8元,你要租吗?我来介绍给你。”

企业破产、企业主外逃的消息时有传出。在厚街镇,安徽杨先生所在的鞋厂于3月破产。 “老板说工厂不能继续了,每个人都发75%的工资,我们分手吧。”于是,他骑着自行车上街招揽顾客。谋生,“以前在厂里一个月花2000块左右,现在一天能赚到40到50块。”

杨老师是幸运的。在东莞市东城区温塘社区,一位陈先生称,5月初老板出逃,两个月全厂工资未发;在厚街下坪工业区,一名电子厂老板跑了,只给了员工70%的工资;厚街新塘 村里一家家具厂欠供应商几百万元货款,老板却把厂房和设备转移了……

在谷底还要多久?

虽然公司倒闭、老板离职的消息还是时有传出,但还是比去年下半年少很多。当地一位资深财经记者告诉《晨报》,从去年10月开始,“我们报社收到了5-10家公司倒闭或老板跑路,几乎两个月来每天都发不起工资的消息。但现在是少得多。现在,每隔几天就会有一个。”

记者说,“东莞在去年下半年受到了严重的创伤,但很快就恢复了,这里的基础设施和出口渠道都是其他地方无法比拟的。”

东莞高度的产业集聚带来了完整的产业链,这是东莞的优势。以电子产品为例,95%的电脑相关产品都可以在东莞备货。任何一家电子厂所需的上游产品,只需一个电话,即可在一个小时内送达工厂。记者认为,正是因为这些条件,“等外面的经济形势好转,你还是会来东莞。”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在中国巡回演讲时表示,全球经济已经停止下滑,最糟糕的时期已经过去。东莞正规调查公司在东莞,也有很多人认为已经触底,但是创业者们对于要多久才能走出谷底,还是没有答案。

对于目前不断增加的订单,他们想知道,这颗“经济复苏的萌芽”会茁壮成长,还是会在下一轮风暴中消亡?

东莞台商协会虎门分会副秘书长曾新国说:“我们现在看到的就像一只孤雁,飞过去后会不会有成群的鹅?我们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