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热线:136-6260-7275
侦探调查
当前位置:主页 > 侦探调查 >
安徽大学王牧青被传为旗手大三,曾被评为全国最美辅导员
添加时间:2021-10-16
 

巴梅说:

因为公众号平台改变了推送规则,如果不想错过八妹的文章,记得看完后点击“我在看”,这样每一篇新文章推送都会第一时间出现在你的订阅列表中。

人生总会有疏漏,但别忘了“看”!!!

···

好久没听过“情妇”这个词了,这几年听的最多的是“情妇”。

就连今年播出的各种以女性为主题的电视剧,也将婚姻、第三方、出轨这三个字诠释到了极致。

于是,最近的一篇文章《二奶杀手》老了,让张玉芬重新回到了大众视野。

过去,对于“小三”,大家还习惯称他为“二奶”。

那个时候,“谁谁有情妇”简直就是小县城的大新闻。

那几年,也有一个人因为“打二奶”而成为著名的“二奶杀手”。这是张玉芬。

甚至有人说,张玉芬20年打了8000个小辈!

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我一直都知道,张玉芬是当年“二奶”们的恐惧之源。

她说:

“二妻是贼,是强盗”

二十三年前,张玉芬是一个让所有男人和一些女人都害怕的名字。她说:

“当时大家都以为是我扰乱了社会秩序。”

但混乱的社会原本是什么样子的呢?那些年向张玉芬求助的人,都希望能从张玉芬手中解救出来,走出苦恼的婚姻深渊,最后有没有成功重生?

这可能要从她组织的“火凤凰”说起。

/ 1 /

2003年11月,西安女子张玉芬联合九位家庭主妇创办了全国第一家女性侦探“西安火凤凰商务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火凤凰》的初衷是为了搜集证据,证明丈夫为受伤的妻子有“二奶”。第一批顾客是他们自己。张玉芬还说,“我是第一个打‘二奶’的。”

等到取证,打还是不打,张玉芬这时候开口了。

但是一旦战斗开始,他们都会进入框架。七八个人分工明确。用录音机,你必须问她是否要去框架的一侧。张玉芬很坚定的回答道:“我去画框那边。”

张玉芬一开始并没有打“二奶”,她想用法律手段惩罚这些男人。

当时,张玉芬不断控告丈夫重婚。

1997年6月,张玉芬追了三个月,找到了丈夫和“二奶”住的地方,她称之为“窝”。

在此之前,4月15日,她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人告诉她,她的丈夫郭某在外面。

挂断电话后,她联系了丈夫,问他是不是真的。郭力马承认。中午郭回家,两人吵架了。郭说:“我们离婚了。”

离婚时如何分割财产?

张玉芬说:“我想离婚,但没有门。我想离婚,给我100万赔偿损失,你可以走了。”

“一点也没有。”

后来,上小学的两个儿子回来了。张玉芬和郭带着儿子去街对面吃饭。吃饭的时候,郭说他去了洗手间,再也没有回来。

张玉芬说,那天她和儿子回家时,家里一片狼藉。

“他离家出走就不回来了,我们家所有的股票,所有的钱,我的水壶,洗衣机,还有我工作的一万多人,都被买走了。”被我带走。我应该把他们从家里带走。带走一切。”

后来回想起来,张玉芬说,她的丈夫郭先生早在1996年就已经出轨了。

“他单位组织了一次旅游,规定他不可以带他的妻子,但我回来给他洗衣服,发现里面有两张旅游景点的门票。”

当时郭说南方下雨,出门要收拾车,还要给出租车司机买票。

“我被哄骗过来,相信这是真的。”

张玉芬出生于1958年,她从小就是个男孩。七八岁的时候,她就是院子里的孩子王。后来在学校,我也是一个绝对的活动家,背诵语录并跳忠诚之舞。

她和前夫郭跳槽在乡下相见。起初,两人的关系并未得到张玉芬家人的认可。张玉芬是西安人。对于士兵,其他情况尚不清楚。

但脾气暴躁的张玉芬在父母和爱情之间选择了后者。我出去租房子,跟郭住了一年。我的父母很担心,让我姐姐给她打电话回家。后来,通过张的父亲,郭搬到了税务局。

在后来张玉芬帮助过的众多姐妹中,像她这样的情况还有很多。

当初,国企工厂里,老婆拿着铁饭碗,工资比老公还高。在家里,她没有主动,但绝对不让任何人碰。

政策改革后,妻子下岗东莞包养小三取证,回到家庭。这时,政府机关里的丈夫开始崛起。换句话说,“油和水就足够了”。家庭的天平开始倾斜。家庭生活的安逸和社交活动的减少,让这些早年还在工作的中年妇女失去了抵御危机的能力。